mba同学录 回到主站
川企之窗——凌志军:我不是微软代言人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名师大讲堂

凌志军:我不是微软代言人
发表时间:2005-8-26 16:19:40     文章来源:大势管理凌志军
    浏览次数:13249
 
 

凌志军用“沉重”一词来概括他以前的作品:《历史不再徘徊———人民公社在中国的兴起和失败》、《交锋———当代中国三次思想解放实录》(合著)、《沉浮———中国经济备忘录》、《呼喊———当今中国的五种声音》(合著),一如我在这些书上看到的作者的照片———眉宇紧锁,目光灼灼,严肃地不得了。但是,当凌志军在一个初秋的上午如约接受采访的时候,我发现坐在我对面的这位“记者作家”很健谈,很爽朗,更像他写的这本新书的风格:轻松,而且流畅。

写微软是一件两厢情愿的事

《追随智慧》在许多人眼里就是追随微软。也难怪,一部洋洋35万字的大作几乎没有说微软一个“不”字,这与当下流行的“骂微软,反霸权”的潮流相比显得很“不合时宜”。一些人说“凌志军一定拿了微软的好处,不然为什么要替微软说话?”,还有人“推断”:“凌志军在书里一口一个‘开复’(李开复,微软中国研究院首任院长,现任微软公司副总裁,《追随智慧》一书介绍的主要人物之一),要不是微软出钱让他写的,微软的高层领导就这么容易接近啊。”

当记者问及这些的时候,凌志军一听就乐了:“我写了这本书后,很多人都问我,‘微软给了你多少钱’。其实我写《追随智慧》微软没有给我任何资助,出版社在这本书的印制发行中,微软也没给出版社一分钱。我之所以走近微软,选择微软来写,是很偶然的。”凌志军有一个上高一并且酷爱电脑的儿子,“我儿子整天就泡在电脑上。微软中国研究院成立后经常有一些会议啊,学术交流啊,我就带着儿子去听,主要是想让儿子感受一下那种气氛,接触一些先进的思想。去的次数多了,我自己也觉得很有意思,慢慢萌发了想写写微软的念头。在和微软的人闲聊的过程当中,我发现他们也需要一个客观地描述微软的人。可以说写微软是一件两厢情愿的事。”

要说凌志军和微软的人一点关系没有那是假的,因为他的亲哥哥就是凌小宁,微软中国研究院软件开发部总工程师,书中的描写的一群微软中国人中的一个。

凌志军说:“我哥哥每次从美国到北京来,总要和我聊起微软,他告诉我很多微软的故事,让我非常好奇。我发现他讲的微软和我们的报纸上宣传的微软不一样,尤其是和方兴东笔下的微软大不一样。这样我的脑子里就有两个微软的形象———到底哪个是真实的微软,这也是我想走近微软的原因。”

凌志军说,在和李开复谈的时候,他明确地告诉李开复:“我肯定不会成为你们的代言人。你们要让我写一份企业广告宣传的小册子,我肯定是不会写的。我来微软是因为我自己很感兴趣,可能会写一些东西,也可能什么都不写。就是写,我也只能写自己想说的话,不写自己不想说的话。”凌志军说:“李开复很痛快地接受了,他告诉我:‘那没有问题,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方便。你可以不写,你也可以写你自己想写的东西。’”

微软中国研究院确如李开复所说给凌志军提供了最大的方便:“他们接受了我不少于200个小时的采访,我录下的采访录音有140个小时。李开复一人就接受了我15个小时的采访。”凌志军说,“那些人的时间真是拿钱来算的,他们为采访花费了这么多时间的确是个很大的损失。”

凌志军在采访微软的时候,依然要为“酷爱电脑”的儿子买软件。凌志军说:“我在微软总部给儿子买的正版软件都是自己掏钱。微软既没有请我吃过饭,我也没有接受过微软向记者们赠送的小礼物。”微软唯一给凌志军物质上的帮助是提供了他去美国总部采访的往返飞机票。凌志军说自己是公派出国,如果微软不提供机票单位就不会批准。“但是我不愿欠微软的,所以我授权他们无偿在微软的网站上转载我的书。这不是一种交换,但我认为这样我就不欠他们的,他们也不欠我的。”

凌志军一再强调:“这本书根本就说不上是我拿了微软什么,然后替他们说话。”不过凌志军也承认的确把微软写得很好,他说:“因为我在采访过程中确实被他们感动了。这本书里每一句话都是我想说的,我不想说的一句也没有。但我想说的话并没有都说,可能10句只说了7句。有些话我不能说并不是怕微软不高兴,而是怕中国的某些人不高兴。”

我并没有想要攻击吴士宏

《追随智慧》用十几页的篇幅写了吴士宏,起了个小题目叫“吴士宏的‘本地化’:断翅的蝴蝶”,这也成了这本书最引人注目的章节之一。

有人说“凌志军是替微软在沉默两年之后给了吴士宏一记重拳”。凌志军说:“我并没有想要攻击吴士宏。我要写吴士宏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想分析微软的文化进入中国后和中国本土文化的冲突。我认为李开复和吴士宏都在做使微软文化本地化的工作,但是吴士宏失败了,失败的原因是吴士宏试图用本地化取代微软的文化,她按照一种传统的思路认为本地化就是谁战胜谁,谁取代谁。我不能说吴士宏这种全面本地化的观点是对还是错,只能说她失败了。吴士宏的失败不仅仅是吴士宏一个人的失败,也是微软的失败,是两败俱伤。而我认为在相当意义上李开复成功了,他的思路中最关键的就是融会、理解、沟通。从这方面来说,李开复比吴士宏成功。”

对于吴士宏的离开微软,凌志军直言不讳:“我认为吴士宏离开微软是一种失败而不是后来媒体所宣扬的那样是一种成功。吴士宏的优点和缺点都很有中国特色,她的优点使得她有过很成功的经历,但她也有非常明显的缺点,不然吴士宏绝不会以现在这样的面目离开微软。”凌志军说,真正读懂他这本书的人,“决不会认为是微软或是凌志军在煽吴士宏的耳光。”

《追随智慧》一书的封底印有这样一句话:“挑战微软霸权的旗手方兴东,常常理直气壮地把事实搞错。”凌志军认为自己并非不同意方的观点,因为他有权拥有自己的看法。凌志军说:“现代的思维方式并不是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我是对的,你是错的。你要不同意我的观点,你就是民族败类。’但我认为观点要有根据,方兴东在为自己寻找根据的时候非常的不严肃,非常的片面,错误百出。用根本就是错误的东西去蒙蔽读者。”凌志军说自己其实对方兴东没有任何成见,“我不认识他,也没有见过他。仔细看我的书的读者都会发现,对于吴士宏也好,方兴东也好,我并没有批评他们的观点,我只是批评他们在阐述观点时发生的一些问题。”

智慧是什么

凌志军本来想给这本书起个名字叫“智慧岛”,因为即便是今日的中国仍然是崇尚权力而不是崇尚智慧。但是凌志军认为对智慧的崇拜和追随会从一个个智慧岛上扩散开去,被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所理解和认同。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智慧往往指的是博古通今的知识积累,但凌志军认为,真正的智慧是创造力,是想像力,是如何去挖掘智慧。“中国人从来就不缺少智慧,也不缺少激情,我们缺少的是把智慧和激情融合在一起的力量。”凌志军说,“有人说微软是在中国抢人才,从短期看的确存在这样的问题,中国目前最杰出的计算机人才就这么多,进微软的人多了我们就少了。但我想还应该从长远来看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只是问人家做了什么,还要看看我们有什么没做到,为什么没做到。我们为什么没有把智慧和激情融合在一起的力量,这不仅是环境的问题,还有文化的影响。”

------------------ 相 关 内 容------------------
------------------ 相 关 评 论------------------
        该文章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版权所有:成都大势管理顾问公司  联系人:杨老师  许老师  
              本网站属信息共享网站 电话:028-85223358  EMAIL:chinagreat@vip.sina.com  
              网址:http://www.dashi123.com 未经许可,对于本站上的任何内容.
              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服务器上做镜像. 蜀ICP备07006031号